沸沸揚揚的這幾年... 
因為選舉
因為利益 
感受到一股民粹主義的氛圍
有種非我族類就殺的肅殺論調 
搞得真的族群撕裂
是外省人就不愛台
是本省人不支持就是叛徒賣台
只有遵循一種論調者,才是對的.... 
怎麼那麼可怕!? 
之前讀過一本書:台灣民粹亡國論邊看邊笑
哪有這麼誇張~是另一種反對方的意識宣言吧~ 
沒想到在這幾年發生的事,在映證下,越看越擔心與難過這樣的國家未來真的很危險... 
當權利益者可能無關痛癢! 
但小老百姓的我們,就會因為煽動與挑撥~
莫名的對立與無所謂的仇恨可愛的台灣人情味...就會漸漸走樣~ 
見面都要先報顏色,然後二元對立... 
天呀~這麼小的台灣也可以這樣好難過喔!! 不說了~


來介紹一個政治名詞民粹主義 populism 
根據歸納,一般所謂的民粹主義的政治現象,包括以下幾種類型: 
1.激進農民運動,典型是1890年代的美國人民黨(US People’s Party),其宣言為「我們將使共和政府重回平民之手。」 2.知識份子的激進運動,其目標是以農業社會主義和把「農民階級的意象浪漫化」,代表為十九世紀的俄國Narodnichestvo(Populism)。 
3.自發性的草根農民運動,目標是控制土地以及免於精英支配。 
4.民粹主義式的獨裁,是以具卡理斯瑪式(charismatic)的政治領袖,直接訴諸民眾,獲得權力,例子為1940年代智利的培隆(Juan Peron)。 
5.相對於代議式民主,「民粹主義的民主政治」,強調直接民主。 
6.反動的民粹主義(reactionary populism),指利用種族、族群、社會秩序等議題,爭取特定群眾的支持。 
7.政客的民粹主義(politician’s populism),此類政治人物聲稱代表全民,而沒有特定政治主張。 

我們現在台灣社會中所談的民粹概念,應該是比較接近上述4、5、6、7的定義,端視不同的個案與角度。而在台灣政治歷史的發展中,民粹一詞開始形容台灣的政治人物或政治現象,若從「聯合資料庫」搜尋,最早是在形容當時無黨籍政治人物的政治策略。黃紀在一九八○年十二月一日的《聯合報》上,「在野的秀異分子在尋求支持、擴大基礎的過程中,往往與新近動員的團體結合,走『民粹主義』的道路。他們一般都認為『樸實的農民』與『勤苦的勞工』具有淨化社會的素質,勞苦的群眾才是對社會貢獻最大的人。」
這裡對民粹的定義,比較接近上述定義2,在野的秀異分子以「樸實的農民」、「勤苦的勞工」與他們所認為的國家資本主義相抗衡。不過這種解釋,與晚近一般國內輿論的使用意函略有不同。 此外,另一個比較特別的解釋,也較令人驚訝的,蔣經國總統也曾被美國新聞周刊稱為「民粹派」的政治領袖。國大代表陳陽德解釋這裡民粹的意含是:「以開風氣之先,導之以正的覺民觀念為主導,而我們勢須有如此的領導風格和足夠的影響力量,方能加速民主制度文化的建制。」 

民粹一詞,真正開始成為輿論關注的詞彙,主要是在一九九○年以後,尤其是關於修憲議題上。譬如,反對總統直選的人,開始紛紛以「民粹」一詞批評支持直選的人,認為這是罔顧國家憲政體制精神,違背自由民主的代議精神,強調事事訴諸民意,主張直接民主,雖然狀似擴大民主機制,是許多新興民主國家通常採取的策略,但也容易導致政治秩序的動盪,以及造成民眾不願守法的心態,對民主政治的成熟與鞏固實有負面影響。 

台大心理系黃光國教授的《民粹亡國論》,是使民粹概念更為廣泛傳播的一個高峰。該書作為通俗著作,在當時十分暢銷,也備受矚目,影響層面甚廣。其主要內容是認為民粹是西方民主的種子長在中國傳統文化土地上,「逾淮為枳」的結果。他指出中國社會傳統的文化,尤其是儒家的「尊尊法則」與法家的「生法者君也」,在接觸西方民主制度後,變形為民粹式的民主。意即上位者(黃尤指李登輝總統的統治風格)在民意支持下,幾乎可以任意而為,而影響所及,形成整個社會的組織文化,有民意者最大。黃教授認為如此下去,挾民意而行的政治人物恣意而為,黑金政治、官商勾結、違法亂紀…等,將造成台灣社會的衰亡(黃光國,1996)。 

後來,隨著台灣民主政治的演進,民粹一詞開始廣泛使用在各個領域中,政治人物的贓圮,以及政黨的策略,乃至教育、文化、兩岸關係、司法、社會風氣等等,都開始有報導、評論、民意論壇使用「民粹」來形容。不過,大部分都是以負面的方式來說,兼及上述4、5、6、7的意涵。但若我們以較口語的方式來表達,台灣的民粹概念,就是「民意最大」,具體說就是以「民意做決策」,以「民意治國」。 一般人可能認為民主政治本來就是民意政治,因此,以民意最大,以民意為依歸所做出的決策,以民意作為治理國家的準繩,並無不妥之處。 

可是事實上,我們只要稍稍想想,以此時此點的民意,就可以超越既存的法律、憲法嗎?其次,今天的民意與昨天的民意不同,明天的民意又與今天的不同:「民意如流水,一會兒東,一會兒西」;「民意如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這樣應如何遵循?如果一切依民意,誰來負政策成敗責任?是大家嗎?是所有公民嗎?最後就等於無人負責。 因此,這樣民粹式的理解民主政治,並非能夠提出一個好的民主政治運作模式,亦即民粹政治不等於民主政治,這是我們在此必須先確認的事。

 http://old.npf.org.tw/monthly/0304/theme-161.htm 

國政基金會國安組助理研究員 胡全威 
國家政策論壇 民國92年10月

Larr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Ivan
  • Brilliant! Can't agree with you more ma man,
    Democracy ma ass~ , people re just makin fool
    of themselves looked more like they re bunch
    of uncivilised and uneducated mobs, who cld
    not tell whats the real deal that will bring
    themselves to something better.. one must not
    forget, this is not East Timor or South part
    of Philippines! Violence is totally,
    explicitly, sinfully, horrendously
    unacceptable in this city, not to mention the
    political cook-up via the medias and public at
    large! Just look at how naive those students
    who are having silence protest calling
    themselves wild strawberry.. to me, they re
    just pathetic~
    Its none of ma business as a foreigner here,
    but at least, we ve seen something else and
    when we do the comparison, we just can't help
    to degrade the status of this city.. in my
    heart!
  • agree with u la...actually wild strawberry social movement has a bias in green party..totally not neutral la! Criminal should not pretend to be pitiful and innocent! Damn it! How to teach our children what is the right and wrong? So lame!

    LarryBear 於 2011/04/29 15:38 回覆

  • Ivan
  • Oh by the way, I never thought that you re so
    good in writing!

    Well, seeing is believing! ;)
  • haha...thx bro. ur writing is also precise and meaningful!! Good!Good!no wonder u're an outstanding attorney!

    LarryBear 於 2011/04/29 15: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