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錄自網路朋友信件

【記者梁岱琦/專訪】

「每一次寫完一首歌,都像是死過一次」! 阿信一向是「五月天」裡的創作靈魂人物,最近他挑出自己的66

首歌詞創作,推出「Happy.Birth.Day」個人書,但說起創作,阿信是既痛苦又快樂,他寫起歌來可以不吃

、不喝、不睡,但寫完後,「所有的這些苦難都不見了」。

阿信不想當「五月天」裡第一個出書的人,「我本來想等石頭或瑪莎出完後再出」,而且結合歌詞與心情寫

真的「Happy.Birth.Day」,也不是阿信最想出的一本書,「我覺得我的第一本書應該是一般的文學書,

大家都不知道是我寫的,這樣有出版社要出、有人要看,才是最棒的」。不過,在同輩的創作歌手裡,阿信

的文字一直有種敏銳的觀察與自省力,這一、兩年來,很多人看重他的文字功力,光邀詞的歌手還不少。

書裡的66首歌詞,有「五月天」的、也有阿信寫給其他歌手,他也藉著出書的機會,「還原」某些歌的樣子

。像是他寫給朱孝天的「啦啦啦」,原本裡頭有句歌詞說,「膽子很大、英文很破」,但當時唱片公司表示

,「我們朱孝天的英文很好」,於是這兩句歌詞就被改了。謝霆鋒演唱的「寂寞堂口」原本叫做「寂寞殺人

堂口」,阿信也在書裡恢復原來的歌名,也透露出這首歌背後不為人知的故事。

為了該不該把創作時的情境寫出來,阿信掙扎了很久,他覺得,「我把這本書當成詩集,而詩是不需要解釋

的」,但想到自己也從「披頭四」的書中,得知他們創作的過程,直到截稿的最後一天,才臨時補了六千字

的創作過程,也意外曝露了歌曲後的故事。收在「人生海海」專輯裡的「一顆蘋果」,是阿信聽到堂哥在一

場黑道「槍戰」裡,中槍半身不遂後所寫的。「當初擔心家人的感受,一直考慮該不該寫出來」,阿信坦承

,「最後決定寫了是因為,至少這樣可以告訴大家歹路不可行」,「寂寞堂口」也是因為堂哥而寫的。

要創作出一首歌並不是這麼簡單,阿信笑說「自己百分之九十都在卡在創作瓶頸」,為了不想跟別人一樣,

想要有不同的表達方式,每寫一首歌他都要花很長的時間「想」。「蘊釀一首歌需要很大的能量」,阿信

承認專心創作時,總是熬夜、不吃、不喝,「我心裡不認輸、也賭全部的氣」,他的時間有限,因此邊上通

告、邊寫歌是常有的事。只是難免會發生「驚險」的場面,阿信就記得他在配唱「知足」這首歌時,臨時知

道孫燕姿下午要來,中午才開始寫「第一天」的歌詞,隔天王力宏又要飛回來為梁靜茹製作「絲路」,等到

梁靜茹都開始錄音,他才一邊寫「絲路」的歌詞,現他想起還是「頭皮發麻」,驚訝那時不知那來的「神力

」。

【2006/02/19 聯合晚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rryBear 的頭像
LarryBear

LarryBear的部落格

Larry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